最后一位开国上将的最后时光 (4)

中国高速公路网

2020-03-13

最后一位开国上将的最后时光 (4)

当他们铺床时,较老的天使发现墙上有一个洞,就顺手把它修补好了。

最后一位开国上将的最后时光 (4)

  最后一个重大使命:亲自赴美会晤张学良  晚年时,吕老曾完成的最后一个重大使命,莫过于赴美与张学良会晤。

  吕老17岁时参军入伍,便是在张学良卫队旅一团三营九连,随后调到旅部副官处当文书,又担任过张学良的副官,曾是少帅十分器重的年轻军官。

晚年时,张学良在台湾与大陆隔海相望,他曾对亲人说,大陆有两个部下他很想念,其中之一便是吕正操。

  直至1991年3月,张学良夫妇赴美国纽约探亲,才与吕正操有缘一见。考虑到当时的两岸形势和张学良的处境,吕老前往美国探望少帅并祝寿是以私人会友的名义进行的。他带去的礼物,包括一套京剧录音带、当年采制的碧螺春茶、画家袁熙坤赶制的张学良肖像和启功先生手书的贺幛。  在美期间,张学良与吕正操曾有三次会晤,身为教徒的少帅甚至为此取消了一个赴教堂的约会。相关的书稿中记录说:“当年的年轻少帅与更年轻的副官,如今都已进入人生的晚年,他们遥想当年,指点江山,无所不谈。他们的感情如故,还是很亲近,谈得痛快而舒畅。”分手时,吕正操与张学良相约再见,企盼少帅能够重新踏上东北故土。但遗憾的是,这个愿望最终未能实现。  在这次短暂而难忘的会晤中,有一个细节如今被人们反复提及。因为吕正操赫赫有名的地道战,张学良开玩笑地把老友称为“地老鼠”,他对“地老鼠”笑言:“我可迷信啦!信上帝。”吕正操回答:“我也迷信,信人民。”张学良说:“得民者昌!”吕正操回答:“那还是靠人民群众!”  链接:将军一生三件事  打日本:抗日战争爆发后,吕正操根据中央指示率部开赴冀中,改编为冀中人民自卫军,任司令员。1938年5月至1943年秋任冀中军区司令员兼八路军第三纵队司令员,其间,曾任冀中区党委委员、冀中军政委员会委员、冀中行政公署主任、冀中区总指挥部副总指挥。在冀中大地,书写下赫赫战功。  管铁路:吕正操于1949年1月至10月任军委铁道部副部长,解放后历任铁道部副部长、部长等职。吕正操最感兴趣的是进藏铁路工程,早在1958年9月,青藏铁路第一阶段开工,至1960年铺通97公里。其后青藏铁路两度下马,两度重启,直至2006年7月全线贯通。  打网球:吕正操一直担任中国网球协会主席职务,他曾说:“我不能光挂个名字,我这个主席要一直当下去!”90岁后,在医生和家人的再三劝阻下,他停止了网球运动,对此他曾风趣地说:“网球我实在打不动了,现在只能给人家去发奖了。”。